http://www.kanpou2.com

網課熱浪觀察:浙江一個月注冊300家在線教育機構,誰在教,效果好不好_

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記者 俞任飛 陳曦 金丹丹

下午4點,身著白襯衫的楊勇準時出現在直播間右上角,成了孩子們熟知的“楊哥”。彈幕陸續刷新。屏幕那頭,是近萬名等待開課的學生們。

2020年初,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各地學校紛紛宣布延期開學,改為線上授課?!巴Un不停學”,幾千萬中小學生,從課堂涌入大大小小的直播間。從2月3日到3月9日,楊勇和他的同事在一個多月里,累計為超過3300萬名中小學生免費教授直播課。

即使沒有身為家長,這個暑假,在小區、寫字樓的電梯,你可能也已經感受過各家在線教育機構宣傳廣告的“轟炸”?!懊刻煲槐犙?,到處都是在線教育的廣告?!币晃患议L向記者感慨道。

對不少家長、學生而言,疫情敲開了他們的“網課”初體驗。但很多疑惑卻隨之而來:在線教育為什么這么熱?線上聽課效果好嗎?線下培訓還有生存空間嗎?

一堂線上課比十年教的學生還多

“本講或將重塑你對語文的認知?!遍_講前,楊勇煞有介事作了“預告”。PPT上,兩個大大的紅字被打上了亮黃色的爆炸底紋,引起了學生們在評論區的陣陣“哄笑”。

45分鐘的課程內容,主要講解的是高中語文小說閱讀的人物題型?!奥犕瓯竟澱n,語文+6分?!钡谝粡堉v義上,楊勇就開宗明義。這堂課主要針對高三考生,報名聽課的學生成績普遍一般,平均在100分左右(滿分為150分)。

楊勇很明白,學生們對語文談不上多大興趣,只是想拿更高的分數。

楊勇今年40歲,曾在一所國家級示范學校做了十幾年老師和班主任。2016年5月,他辭職離開,答應試著在作業幫直播課上講幾堂語文課。

不少學生在課后反復追問:“聽你的課真的有用嗎?學了之后能加多少分?”

于是他開始思考,如何給出最易懂的方法論,讓這些還沒掌握答題技巧的孩子,摸到語文考試的門道。

一道大題被楊勇拆成三種考法分別講解。做完對應的當堂測試后,他習慣性地發問,“明白的同學,可以敲個666?!睆氖略诰€教育4年,他很清楚既然不能面對面,更要持續抓住學生們的注意力。

在他看來,線上教育和在校上課,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教學節奏。

他記得,當他按照自己在校時慣常的方式授課時,完課率特別低,“有的學生進來5分鐘,發現老師講得干巴巴的,很快就走掉了?!边^去很受學生歡迎的他來了脾氣,有段時間,他一直琢磨怎樣透過屏幕,讓孩子們學得進去。

現在的學生追求平等性,為了取得信任,他開始自稱“楊哥”;在灌輸知識點之前,他喜歡先講藏在文字背后的故事和文化底蘊,好讓學生產生興趣;他調整自己的講課節奏,通過更多的互動,保證孩子的注意力始終在線。

今年高考放榜前后,又有不少學生從外地趕來北京看他?!氨c喜”(網名)是跟著爸爸一塊來的。姑娘考得不錯,說一定要來北京謝謝楊勇。見面后,楊勇才把這個偏男性化的名字,和眼前這個模樣清秀的女孩聯系到一起。

4年過去,楊勇自己算過,現在一堂課的聽課人數,可能就超過十幾年教過的學生總和?!澳膫€老師不希望自己的學生越多越好?”他笑著說。

一組大數據勾勒出的學生畫像

最后一節課在晚上8點半結束。下課后,楊勇趕著和輔導老師們聯系開會,溝通學生們的反饋意見。一堂課少則上千人,多則逾萬人,海量的學生帶來的是難以分層的問題。

會議結束后,楊勇還得連夜備課,根據大部分學生的進度調整授課內容?!白蠲Φ臅r候一天上課8小時,凌晨4點還有老師在上傳課件?!币还?0分鐘的課程,備課、復盤的時間往往超過4個小時。

疫情以后,據騰訊廣告統計,K12在線教育目標人群觸達滲透率從37.5%上升到56.7%。此外,還有20%待激活的高意愿潛客。也難怪,隨著千萬級用戶涌入,如何提供更好的服務,成了整個行業的焦點。

時間走過晚上10點,景艷還在微信群里,不斷和同事們解決學生的各類問題。她是作業幫直播課西安分站的一名輔導老師,主要工作就是做好學生、家長和主講老師間的溝通橋梁。對于在線教育而言,每個入學孩子的基礎、理解能力、知識消化情況都不一樣。除了線上溝通,景艷需要用數據勾勒出他們的學習軌跡。

景艷就像是“班主任”,上課時她會盯著學生們的一舉一動?!澳膫€孩子退出直播間沒有聽講,哪個孩子今天的答題正確率不高,哪個孩子已經很久沒有在留言區互動了……”通過課堂表現,可以勾勒出學生們的學情畫像,包括成績變化、知識結構、薄弱環節、易錯點等等。

楊勇挺認同自家公司的目標——“讓優質教育觸手可及”。景艷也覺得,在線教育最大的優勢在于“一視同仁”:互聯網技術彌補了優質教育資源短缺,創造了教育平權的契機。她說,目前作業幫直播課在線課程的學員,超過5成來自非一二線城市,“花不多的錢,就能聽來自清北畢業的名師講課,這對不少學生來說是巴不得的事?!?/p>

入行之前,楊勇也對“網課”有過意見:不能直面學生,學生量大且水平不一,師生溝通過少,課堂對學生的約束力不夠……不過,現在他有了改觀,“同樣的時間,網課的授課內容往往比兩三節線下課還多?!敝辽?,網課能反復播放,基礎再弱的學生,也能不斷咀嚼,不斷收獲。

一群先后“入坑”家長

實際上,早在2018年,在線教育行業漸趨盛行。不過,有不少家長是因為在疫情期間上網課,才逐漸認可線上培訓的形式。

杭城家長陳女士就是其中之一。她女兒今年的暑期學科類培訓共有三個:數學、英語和科學?!拔覀冞@三個課程原本都是線下的,春季班因為疫情關系,無奈之下改成線上,卻有意外的收獲?!标惻空f,她們的線上班都是小班,體驗挺好的,互動也比較多。

很多家庭都和陳女士家的情況類似——原本每周末都奔波在路上,家長累到想哭。暑假,很多家長要上班,大部分要靠老人接送。炎熱的夏天,對于一老一小來說,出趟門蠻難熬的。為了讓孩子老人盡量避開最熱時間段出門,家長們調課更是調到心累……

杭城家長張女士則是典型的“老粉”,她接觸線上教學是從兒子大班時開始的。

“那時想給孩子找個英語培訓班。但線下班很多一下子都要買一兩年的課程,價格很貴?!睆埮吭ヂ犨^有些價格稍低的英語班,發現中教老師的口音不大行,“后來朋友介紹說線上班不錯,我就去嘗試了一下?!?/p>

張女士找的是一家大型機構的線上教學,教材很系統正規,每周還有外教上課。她選了一位海歸女老師,很有經驗,上課生動,口語尤其純正,“課程用了各種動畫片和AI的形式,學了一個學期后,小孩子特別喜歡。費用也劃算,最便宜的一次,兩期連報,算下各種優惠,一節課只要三十多元?!?/p>

不過,不少接受采訪的家長表示,基于每個孩子性格特點、家庭情況、教育理念等問題的不同,選擇線上還是線下,都是個性化的決定。

一次疫情觸發下的狂飆突進

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各大教育機構在線上大規模開疆拓土。

根據夸克搜索的數據顯示,2020年6月對比1月,夸克教育類內容搜索全國增長1.3倍、浙江增長1倍,學習頻道用戶量全國增長超30倍、浙江增長17倍,AI工具(主要是拍照搜題)用戶量全國增長13倍、浙江增長6倍。

這意味著家長們比原來更為關注在線教育產品,甄選適合自己的機構。

為了盡可能占領市場份額,除自有平臺外,各大教育機構開疆拓土的一個重要渠道,便是淘寶等平臺。

一家教培機構的負責人告訴記者,雖然他們從2019年下半年就已經入駐淘寶平臺,但一直效果欠佳。真正出現轉機,還是從2020年3月開始。

以淘寶為例,2020年以來,在線教育在淘寶上的供需增長明顯。淘寶天貓教育類新入駐商家超5000家,平均每月新增1000家機構在淘寶開課辦學。2020年1—5月,教育培訓類商品在淘寶上的搜索量和成交金額逐月持續增長。5月相關商品搜索量相較1月上漲88.1%,成交金額上漲95.3%。

這種趨勢一直延續至今。2020年7月,淘寶教育發布的《中小幼暑期學習報告》顯示,較兩個月前,暑期課相關搜索增長了186%,越來越多的家長開始在淘寶上“找課”;作業幫、猿輔導、學而思網校三家機構1個多月收獲超過10萬新生;此外,平臺中小幼課程1個月的成交額達到了去年整個暑期的水平。

一個巨幅擴張背后的資本身影

而擴張的背后,是資本強勁的助推。大量新機構開始進入在線教育領域,試圖在這波“風口”謀到紅利。

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(CNNIC)發布的第45 次《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》顯示,截至2020年3月,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達4.23億,較2018年底增長2.22億。由此可見,2020年的用戶增長幅度為歷年最高。

學而思、作業幫、猿輔導……幾乎每一家的網頁上,都會看到一些資本巨頭的身影:IDG、高瓴資本、騰訊、紅杉、軟銀……

2020年來,不少教育上市公司公布了募資方案。例如立思辰,將募資10億元大手筆布局“大語文”;凱文教育的募資總額將不超過10億元,并全部投入青少年高品質素質教育平臺項目;捷成股份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20億元;紫光學大募資不超過11億元……

今年3月份,異軍突起的猿輔導完成10億美元G輪融資,創出教育行業最高記錄;作業幫宣布完成7.5億美元E輪融資;在線數理思維教育品牌火花思維最新一輪融資金額達1.5億美元……

另外,今年以來,A股在線教育概念股板塊,12家上市公司股價漲幅超50%,其中科斯伍德、中公教育等上市公司漲幅超90%。

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記者從企查查調取的數據顯示,目前廣東省擁有的網絡教育相關企業數量最多,達4.8萬余家,山東省和浙江省分別以2.3萬家和1.4萬余家排名第二第三。

今年1—7月,全國網絡教育相關企業注冊量達3萬余家,其中浙江省注冊量為1400余家,占全國總量的5%。今年3—4月,浙江省網絡教育相關企業注冊量呈爆發式增長,4月份浙江省相關企業注冊量達255家,環比增長43.3%;7月份注冊量更是達到291家。

杭州市擁有的網絡教育相關企業數量最多,達8697家,占浙江省總量的62%;寧波市和金華市分別以1546家和1036家排名第二第三。

企查查同時顯示,浙江省網絡教育行業中融資輪次在天使輪、種子輪的相關企業數量最多,達93家;融資輪次在Pre-A至A+輪的相關企業數量次之,達63家,在新三板上市的相關企業則有10家。

一次教培領域轉型變革的節點

隨著在線教育的巨大升勢,是否意味著線下教學機構節節敗退?

幾何資本合伙人錢鵬飛曾表示,范圍內的影響,并不代表線下機構無路可走。

錢江晚報·小時新聞記者通過與多家線下教育機構的采訪發現,即便有些已難以維系,但從他們的經驗來看,未來線下教培至少還會占據半壁江山。

在這些機構看來,隨著疫情逐漸平穩,家長們更喜歡的還是線下培訓課程,“畢竟讓孩子在線上課,短時間還行,長期下去,孩子完全缺乏真正的受教育的快樂?;蛘哒f,線上線下結合著來,可能還好一些?!?/p>

不少線上機構其實都是線下培訓轉化而來,或者只是部分業務范疇。任何一家已經成規模體系的在線教育機構,并不愿意完全放棄線下培訓。有業內人士認為,盡管在線教育質量在不斷提高,但疫情過后,教育機構業務仍會返回線下,“每個家庭都有個性化、本地化的訴求,只上純網校很難滿足這些訴求?!?/p>

另外一面,部分家長似乎對在線教育也在觀望。疫情加深了學生和家長對數字化工具的認知和依賴,但讓很多家長和孩子體感最深的是,在線教育缺乏線下教育的那種授教氛圍。有家長說,“對我來說,可以面對面的線下課程,至少來得真實一些?!庇浾咴诓稍L中發現,今年暑假有20%的家長全選了線上培訓,有47%的家長線上班、線下班都有,有33%的家長全選了線下培訓。很明顯,他們依舊在兩個選項間不斷試探。

在線教育和線下教育相互補,給了更多學生學習的資源和空間。也許,這一輪意外突起的在線教育浪潮,不僅僅是一場流量和口碑之戰,也是教育行業轉型變革的節點。

本文為錢江晚報原創作品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、復制、摘編、改寫及進行網絡傳播等一切作品版權使用行為,否則本報將循司法途徑追究侵權人的法律責任。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上一篇:18日起本市恢復駕駛人考試和滿分學習教育_

下一篇:清華大學召開法學學科發展規劃與人才培養工作座談會_

coldlar

免费看黄色网站-国产亚洲日韩欧美另类第八页-国产尤物无码一区-东京热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AV